龙之谷手游舞娘

龙之谷手游海龙3攻略:土地變革調查:低成本擴張的城市化模式難以持續

來源:龙之谷手游舞娘 查看:1760次 發布時間:2012/9/18 10:40:00

龙之谷手游舞娘 www.aocmt.icu 中國的城市化,被視為世界上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人口流動,然而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已成為近三十年來之怪現象,農民的權益沒有得到足夠的保障,這種“低成本擴張”的城市化模式已經難以持續,無論是空心化之痛、拆遷難之惑還是資本化之變,這片土地上出現的新現象都反映出現實變革的迫切需求。

  在《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到的專家學者看來,土地“權變”,正是要讓農民獲得更有保障的土地權利和增值收益,進城后獲得更為平等的就業、住房、社保等權益,改變農民難以分享城市化發展成果的利益分配格局。

  突破口:征地制度改革條件成型

  在城市化的快速推進下,征地拆遷是近年來諸多社會矛盾的引爆點?!毒貌慰急ā芳欽咴詰餮惺碧講簧俚胤礁剎勘硎?,征地拆遷是“天下第一難”。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2011年底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表示,要推進征地制度改革。必須按照有利于?;づ┟窶婧徒讜技加玫氐腦?,精心設計征地制度改革方案,廣泛聽取社會意見,加快開展相關工作。本屆政府要出臺這項改革的相應法規。

  征地拆遷的矛盾主要是農民土地和城市建設用地之間的矛盾。按照現行土地管理法的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進行建設,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須依法申請使用國有土地。農村土地轉變為城市建設用地,首先要通過政府征收轉變為國有土地。

  這種制度安排維系了中國城市化的“低成本擴張”,帶來人口城市化明顯滯后于土地城鎮化的矛盾,一些地方以農村土地屬集體所有為名,不與農民溝通、協商,就強占或亂占農戶的承包地,損害農民的合法權益。

  事實上,早在2003年,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就提出了改革征地制度的基本要求和方向,要求嚴格界定經營性和公益性用地,控制征地規模,對農民給予合理補償。2008年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再次提出要“縮小政府征地范圍”。

  然而,在地方“土地財政”的利益驅動下,征地規模不減反升,地方政府土地出讓金由2007年的1.3萬億元大幅攀升至2011年的3萬多億元,由征地拆遷引發的矛盾也日益突出。

  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辦公室主任陳錫文說,矛盾越來越多的時候,意味著征地制度改革的條件開始進一步成型。

  一方面,農民的訴求越來越強烈,使得政府對農民的拆遷補償費用不斷提高,拆遷補償費用占征地總收益的比重由2009年的30%上升到2011年的70%,征地可能會讓“香餑餑”變為“雞肋”;另一方面,工業用地的出讓金只占房地產的10%,“中國制造”很大程度上依賴房地產土地出讓的輸血,卻由此推高了商品住宅價格,城市居民同樣也不滿意。

  陳錫文認為,農村土地征求應該遵循四個方面的原則,一是土地征收權的運用要限定在公共利益的范圍之內;二是征收的程序必須公開、透明,讓人民群眾廣泛參與,與人民群眾進行充分協商;三是必須按照市場定價的原則進行征收補償;四是強制拆遷必須通過司法程序才能決定,不能用行政的辦法。

  核心點:調整利益分配格局

  中國的土地問題,一頭連著農民利益和農村發展,一頭連著工業和城鎮建設。陳錫文認為,工業化和城鎮化過程中,土地的矛盾關系到國家資源配置和利益分配格局。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周其仁也認為,中國當前經濟的一個主要矛盾是城市化加速過程中土地資源配置的矛盾。根據什么原則配置土地資源?配置完之后發生的土地價值的急劇上升怎么在政府和人民之間進行分配?怎么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進行分配?這些問題都被提上了議事日程。

  “之所以發生激烈的利益博弈,是因為其中有巨大的利益空間?!被鋅萍即笱е泄绱逯衛硌芯恐行鬧魅魏匱┓甯嫠摺毒貌慰急ā芳欽?,農地一旦被征收為建設用地,就可能產生巨額的增值收益(所謂賣地收入),地方政府正是以此增值收益形成了龐大的土地財政,失地農民因此期待有更多的失地補償,因此而展開了激烈的圍繞土地利益的博弈。

  在前述征地制度的改革呼聲中,很重要的一條正是提高對失地農民的補償標準。據了解,當前農地通過征地變為非農地,補償的目標是保證失地農民“生活水平不降低,長遠生計有保障”,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卻往往出現“征地補償低、長期穩定生活得不到保障”的現象。

  溫家寶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表示,我國經濟發展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不能再靠犧牲農民土地財產權利降低工業化城鎮化成本,有必要、也有條件大幅度提高農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副院長鄭風田認為,目前的城鎮化、工業化是靠犧牲農民的土地財產權利來推進的,農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所獲不足15%。未來的集體土地征收制度改革中,應該明確規定農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應該提升到50%以上。保障農民的土地財產權就必須給農民足夠的補償,以此保障農民的生存就業與發展權。

  不同地區農民的利益關系也需要權衡。在賀雪峰看來,至少可以區分出兩種極為不同的與土地相聯系的農民,一種是土地主要用于農業生產的廣大中西部農村地區的農民,一種是土地已經或可能用于工商業用途的沿海發達地區和城郊農村的農民。

  賀雪峰認為,如果土地征收中的巨額利益不是在全體農民中平均分配,而只是分配給恰好在特定位置承包經營土地的城郊農民,則這部分城郊農民將因為可以獲得的巨額土地利益,而足以形成一個龐大的土地利益集團。這部分城郊農民的確是很富裕了,但全國95%的農民卻因此更加難以獲得國家的財政轉移支付。

  事實上,土地增值的利益分配是整個城市化過程中城鄉利益格局的縮影。鄭風田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說,中國的城市像歐洲、農村像非洲,資源都集中到了城市,缺乏雙向的流動,導致嚴重的地區差別和城鄉差別。

  近幾年來,聚焦“三農”的中央一號文件不斷強調“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鄉村”和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針,引導資源要素向農業和農村流動,以調整國民收入分配格局和城鄉利益關系。

  方法論:農民有更大的自主權利

  中國農村改革30多年的經驗表明,“還權于農”是解放農村生產力,從而推動農業和農村經濟持續發展的內生動力。在城市化快速推進和農村土地面臨新一輪變革的歷史階段,賦予農民更大的自主權利、更加注重農民的意愿和實踐,仍不失為最重要的“方法論”。

  今年“兩會”期間,清華大學教授蔡繼明提交了6個與土地有關的提案。他認為,工業化和城市化都需要占用農村的土地,但農民土地的產權沒有得到充分的實現。承包地、宅基地、住房不能作為資本流動,很難帶來財產性收入。應允許農村集體宅基地的使用權自由轉讓、抵押和出租。

  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副主任、黨組成員甘藏春此前在中國農業大學(微博)所作的一次關于中國土地制度變革的報告中指出,土地權利受到很多限制,如承包經營權不能抵押,宅基地使用權不能轉讓,應該在堅持集體所有制的前提下,完善土地物權的配置。創造條件、沖破障礙,實現農村集體土地的流轉,流轉是一個不斷探索、不斷規范的過程。

本新聞共2頁,當前在第1頁  1  2  







上一篇:8月36城市房價環比上漲 短期內無新調控政策
下一篇:媒體:房租上漲說明壓需求的政策需要調整

 
幫助中心 | 站點簡介 | 聯系我們 | 用戶協議 | 龙之谷手游舞娘 | 意見反饋
Copyright©2006-2019 www.aocmt.icu 版權所有